洛沫甜橙。

喜新念旧。

虽然我最近很忙,但是大约也知道玉露圈发生了什么,只能说很难过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,只求太太退圈不要删文,可怜可怜我们这些还没时间看的人8,太卑微了。

配角(十一)

配角(十一)

写在前面:脑洞不停,笔尖不止,没人看就写给我自己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运动会结束后,这个学期也就没有什么活动了。为了让我们收收心努力学习,班主任组织让我们小组学习,美其名曰:互帮小组。

所谓的小组,其实就是把靠近的四个人绑定,一起学习。比如我旁边的锦觅旭凤彦佑穗禾,他们就是一个小组。于是自然而然的,我,润玉,还有缘机丹朱就分到了一起。

本来是二对二的小组,实际上却变成了一对一的精准扶“蠢”。对润玉来说,给我讲题其实不是什么难事,我基础也不差,因而听起来也不太费劲。可是缘机和丹朱那边,两个人成绩差不多,所以经常会因为一道题争吵起来。每当我被他俩打断思路的时候,我都会一边无奈一边羡慕。

无奈是对他们两个冤家聚头感到无奈,羡慕是对他们吵吵闹闹的相处感到羡慕。

就在那段时间的某个不知名的午后,丹朱和润玉不在。缘机突然回过头,一脸八卦的问我:“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润玉啊?”

我一下子怔住了,想起好像很久很久以前,也有人问过我同样的问题。

那是某个我为润玉发呆的自习课,我的初中同桌突然开口问我,语气中带着压抑了很久的好奇。

她说,你为什么那么喜欢那个男生啊?

那时的我愣了很久,第一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。虽然后来我没有回答我的同桌,但我确实知道了自己为什么喜欢润玉。

那种喜欢,绝不仅仅是一见钟情。

于是我只是朝缘机笑笑,故意坏坏的回了她一句。

“那你为什么喜欢月老啊?”

果然,她瞪了我一眼,悻悻转过头,小声嘟囔了一句。

“谁喜欢他了。”

我们就这样迷迷糊糊小组学习了一个月,班主任才告诉我们,原来这个在期末的时候,是要以小组为单位进行评比的。

我这才有些着急起来,突然觉得自己之前实在太不用功了。为了不给润玉丢脸,我开始拼命刷题,终于某天化学课上,困得快要睁不开眼睛。

润玉轻轻用笔帽碰了碰我的胳膊,传过来一张纸条,字写得工工整整。

欲速则不达。

背面还有一句:不着急,慢慢来。

那张小小的纸条,后来被我攥的皱巴巴的。

下课的时候,润玉突然对我说了一句。

“如果你想提高自己,最好的办法是给别人讲题。”

道理我都懂,可是他可以通过给我讲题提高自己,我又能给谁讲题呢?

那时候的我怎么也没想到,给我发挥的机会这么快就会来临。

那是班主任出的几道物理题。因为只是为了给我们打好基础,所以题一般都不难,基本上都是由学习好的同学――也就是润玉旭凤这种级别的大神,挑节自习课来讲。

有时候讲的题我会,我也就不太认真听,悄悄混在听讲的同学中,和他们一样抬起头,只不过他们的视线落在黑板上,而我的,落在润玉身上。

就是那节自习课,润玉正要讲一道功能关系的物理题。他突然和我对视,视线停滞了几秒。在这几秒钟里,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果然,下一秒,他突然开口,我甚至能看见他嘴角隐约的那一抹笑意。

“邝露,你来讲一下。”

我刷的一下站起来,可能因为动作太过剧烈,已经有同学看向我,他们大概觉得很奇怪吧,讲个题而已,有什么好激动的?

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我能感觉到浑身的血液都在往脸上涌。我蹭蹭蹭跑到讲台前,从他手里接过粉笔。指尖相碰的那一刻,我的心脏突然漏跳了一拍。

后来具体讲了什么,我都已经不记得。只感觉那些动能势能机械能在天上飞来飞去,却都没能挡住润玉那双好看的眼睛。

在我恍惚的瞬间,他好像对我眨了眨眼睛。

那么多人都说,如果一个男生对所有人脾气都很好,唯独对你很坏,那么这个男生一定喜欢你。

那如果有个男生,在所有人面前都是一个样子,唯独在我面前显露出不同的样子。

那么这个男生,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呢?

配角(十)

写在前面:配角实在拖了太久了,我争取十五章完结,争取……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自那天约定之后,润玉就和我约好了地方,天天在那里等我,然后和他一起去打针。

问题是,润玉生病的时候还没出正月,而每年的这个时候,我都会在我爸的胁迫下会见各种亲戚。因此在这种情况下,逃离我爸的魔掌,找到机会溜出来,真的是件很不容易的事。

偏偏润玉又是个倔强的性子,有一次我迟到了十分钟,愣是看见他在寒风中瑟瑟发抖。再这么下去他的感冒怕是好不了了,我赶紧告诉他,以后我如果超过十分钟没来,就不用等我了。

果然有些事情不能乱说,在润玉打针的最后一天,我又被亲戚缠住了。当我被一位我根本记不住名字的长辈拉住双手问长问短的时候,我想起的却是润玉那天等我的身影。

已经和他说过了,应该不会再等了吧?

终于熬过了几番毫无意义的寒暄,我匆匆奔向约定的地方。没有人。我这才放下心来,慢悠悠向诊所走去。推开门的时候,我看见润玉躺在床上,大概是在休息。前几日的时候,我们通常是以聊天的方式消磨时间,所以这也是我第一次,在校外看见他睡觉。

可是他睡的好像并不好。我走近了,才看见他皱紧的眉头和沁出的汗珠。而一般这种情况下,偶像剧里的女主角应该伸出手,男主角也应该恰好在此时醒来。

我于是真的把手伸出来,而润玉竟然也真的,在此时醒来。

他是被噩梦惊醒的,起身的动作幅度有些大,差点把点滴瓶弄下来。他睁开眼睛,眼神由混沌变得清明,身体紧绷,直到看清是我以后才放松下来。

他的目光落在我伸出的手上,我尴尬的把手移到头上挠了挠,假装无意识的看向那个快空了的点滴瓶。

“你来了。”

那是那个漫长的寒假里,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我再见到润玉时,当然是开学的第一天。那天班主任站在讲台前,咧着嘴告诉我们,去年的合唱比赛,我们得了第一名。他洗出了一张我们当时的合照,给参加的同学人手一份。

照片上的我穿着那件红衣,站在缘机和锦觅中间,比了一个十分老土的剪刀手。而润玉就在我前排,和旭凤并肩,笑得不那么明显。

我看见彦佑抢走了穗禾的那份照片,凭借身高优势把照片看了又看,摸着下巴咂咂嘴,止不住的感叹。

“我真是太上镜了,太帅了,太帅了。”

我瞧见润玉盯着那照片,好像那照片欠他八百万似的。我尬笑了两声,开始没话找话,学着彦佑的样子点评起来。

“这照片拍的挺好看啊。”

“你觉得很好看?”

他转过头来看我,用的却是询问的语气。

“是、是啊。”

才不是呢,我摆的姿势那么土。

“你觉得好看就好。”

什么?他这话什么意思?

我想开口问他,班主任却又开始讲话。

“既然大家合唱表现这么好,那么接下来的运动会也要保持状态啊,我相信大家都可以的。”他环视了一圈,满意的点点头,继续说。“运动会的事,就交给班长和体育委员来负责。”

于是润玉和旭凤就被他叫去开会了,我只能低头学习,假装没听到他刚刚那句话。

他俩回来的时候,开始统计报名参加项目的同学。项目一个接一个被挑走,只剩下了最后两个:一千米和八百米。男子八百米旭凤自告奋勇,女子八百米却没人报名。我以为锦觅会,可是她没有。我把手里的校服揉成一团又松开,终于举起了手。

“邝露,女子八百米。”

润玉的声音不大,在安静的教室里悠悠转了一圈,最后才闯进我的耳朵。

等到运动会那天我才知道,原来锦觅不参加女子八百米的原因是,她想要去接旭凤。彼时她顶着已经喊哑了的嗓子,和我一起从座位离开。不同的是,她去向终点,而我,要奔向起点。

“加油啊!”

锦觅突然很大声的对我说了一句,然后丹朱和彦佑开始跟着起哄。我听见身后很多人都在和我说加油,却唯独没听见润玉的声音。

他的声音,我闭着眼睛也可以分辨出来的。所以我没有回头,一直往前走。

等我走到起点的时候,就看见了一位熟人――鎏英。

她穿着清爽的运动衣,认真的在做热身,看见我的时候,用力挥了挥手。

“哎,邝露!你也跑八百啊?润玉呢?润玉怎么不在你身边?”

“呃…这个…那个,暮辞呢?”

我十分生硬的转移了话题,然后看着鎏英一脸娇羞的指了指终点。

还好,我和她并没有再次说话的机会。因为很快,比赛就开始了。

跑步的时候有风从我脸上吹过,把我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,根本没有电视剧里描绘的青春校园那么美好。

当我冲向终点的时候,神志不清的想,如果我是个演员,一定会把这些瞎拍电视的导演都拉进黑名单。

我看见鎏英先我一步跑过终点,奔向暮辞的怀里。我看见来接我的缘机,和她身后向我走来的模糊身影。

会是润玉吗?

那个身影似乎有些着急,加快了步伐。而我就在他走到我身边的那一刻,准确无误的落在缘机张开的手臂里。

“晕,快装晕啊!”

缘机凑到我耳边叽叽喳喳。

我没听懂她的意思,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会儿。感觉到有人在我手里塞了一瓶水,于是我下意识的拧开,灌了两口,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看见润玉的笑脸。

我掐了掐胳膊,一点感觉没有。

难道是我出了幻觉?

扶着我的缘机狠狠的敲了一下我的头,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她说,“你掐我干嘛?”

哦,原来不是幻觉。

我又喝了一口水,这时润玉说了一句话,我突然猛地一震,开始剧烈咳嗽起来。

他说,“放心,这水我没喝过。”

他什么意思?!这水不会是他送的吧?!

我低头接着咳嗽,在缘机用力拍我的后背的时候,突然后悔没有听从她的建议,直接晕倒在终点线。

跑步什么的,真是太容易让人变傻了。

【玉露车车收集】

马1下。

总是迷恋:

在码玉露车,在看小黄文,就整理了一下玉露的车车,在自己喜欢里面大概找了找,大概以后还有看到了还会加进去吧……不知道还有没有大大写……玉露车还挺少的!(是我看得少吗!!!)


玉露车车,都是老福特里的大大,作者署名标的都是老福特的ID:


(大大们开车不易,大家没加热的就给她们加热下吧!)




天地难容 伍 下篇 by栗子冰冰凉




恍然(38)by独枕黄粱




by呜夜浑




中秋福利by樱井牌大面包




年年有今日(二)by青小樱




慧剑水心(17)(18) 作者:deneb1234




车车(你们要的车。我已经肾虚了晚安。)  by姓苏名顾字靖尧


【遇到车就不起名字真的好吗!?】




你们要的超跑未央(二)  、(三)by蜜汁红烧肉




若是两情相悦,情到浓时,理性是否还在?又或者,是否还需要? 


我只能写到这个份上了😂
👹虽然我是一个魔鬼,但是还是放心里想想吧。


【注意:急刹车】by青锦


【遇到车就不起名字真的好吗!?】




大型益智类仙侠儿童读物《小白龙找妈妈》——21(灵修4.0) by李清欢 (还有其他篇里的没加进来)




何时夜 番外1 by 海棠曲成诗




【玉露 】还没有想到名字只是想让大龙醒醒(八)原文/链接:https://shimo.im/docs/VlMnY4rpLlwPrYWA作者:ssssophia








http://huaxi248.lofter.com/post/1fe4e7c9_12af18008by花曦(手机网页版选不了字……)

配角(九)

配角(九)

写在前面:我才发现第九章了,他们高一还没过完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我的右脸颊上有一颗痣,按照命理学那文绉绉的说法,凡生有此痣者,今生今世注定为爱所苦,被情所困,且易流泪。

因此从我有记忆起,我每次在家哭的时候,我爸都会皱着眉,一副心疼又无奈,却不知道该拿我怎么办的样子。

我爸从来不打我,也很少生我的气。其实我小时候的哭闹,也大多都只是撒娇,却让他白白担心。所以等我大了一点,就很少在他面前流泪了。他于是一副王婆卖瓜的模样,逢人就夸自己的闺女懂事又乖巧。

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我是不信那命理学的。直到魇兽死的那天,我突然觉得一切都是报应。就是因为从前的十几年里,我哭的太少了,所以我的高中生活才过去一个学期,我流泪的次数就比我去年一年的总和还要多。

在冬天流泪是个非常不理智的行为,不仅仅是因为天气寒冷,更是因为泪痕凝固在脸上的感觉实在是不舒服。可我还是在听到魇兽死了的时候,从家一直哭到了那条小巷。

我看到了润玉,还有他身边的,属于魇兽的小小的坟。

“旭凤和锦觅刚走,我在等你。”

我听出他声音里的鼻音。他也哭过了吧,我想。

我本来是跑过来的,可是在快要接近它的时候,却放慢了脚步。如果可以,我真希望永远走不到那里。这样我就可以安慰自己,魇兽只是在和我玩捉迷藏,等到春天的时候,它就会回来的。

我在它面前蹲下来,伸出手想要触碰被翻出的土地,就像当初抚摸它的头一样。

“别碰。”

润玉大概以为我要把坟挖了吧,我把手收回来,看见地上有两把铁锹,突然想起我和润玉给魇兽搭的窝。

那个崭新温暖的窝,魇兽甚至还没来得及坐上一坐。

“我们把那个窝埋在旁边吧。”

我擦了擦眼泪,把声音放的自然,不希望润玉因为我哭而更加难过。

“好。”

他拿起铁锹,递给我一个。我接过来的时候,指尖碰到了他的手背,一片冰凉。

我们在坟旁边挖了一个坑,然后一起小心翼翼地把那个窝放在里面,再用土把它埋好。

当我站起来的时候,他突然说了一句。

“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。”

我总觉得他话里有着不该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悲伤,我听得也就更悲伤起来。是啊,我们和魇兽,大概就如参商一样,永远不能相见了吧。

我看着他因劳动而有些潮红的脸颊,因哭泣而微微泛红的眼睛,还有因难过而轻轻颤抖的手。

我刚要说些什么,他手里的铁锹却突然跌落,整个人似乎要倒下去。我慌了神,赶紧扶住他,只觉得自己也快要天旋地转起来。

他靠在我肩上,好像安慰我一样开口。

“没事,只是感冒而已。”

“我可不想看你再哭了。”

我当然没有哭。只是在他执意不去医院的要求下,我最终半扶半搀的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小诊所里打点滴。还好我穿着那天卖花的外套,兜里还有我们一起卖花的钱,应该足够他治好这一场感冒了。

当我给润玉买完面包回来的时候,他的第一瓶点滴已经过半了。他接过面包时,突然闷闷地说了一句。

“今天我打针的事,你不要告诉旭凤。”

“只要你这几天乖乖和我来按时打针,我就保证不告诉旭凤,”我顿了顿,又补充道。“还有锦觅。”

他没有犹豫,摆出一副认命的乖巧模样,点了点头。

我好像又发现了不一样的润玉,这样的他,我很喜欢。

大嘎好,如果我把邝露脸上的痣展开开个新文你们觉得咋样。

戏痴


【写给我自己嗑过的真人。沈马艾马郭钱,或者,其他什么。】

他和她曾是多年的搭档。

她一直是个演员,而他变成了明星。

他们是彼此最默契的搭档,她爱他,他也爱她。他们不回避所有的故事,也不否认一切事实。但他们都知道,那终究不是爱情。

他们很久没有联系了,最近的交集是她给他的一条微博评论,只是很快就被他的粉丝淹没。

有个导演要把他以前的一个剧本影视化,他突然又想起了她。那是当年他们搭档时的作品,因此在导演挑选女主角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的说出她的名字。

导演面露难色,他皱了皱眉,用自己的演艺生涯替她担保。

“她是个戏痴。”

他说。

排练那天,只有他在等她。阳光下的灰尘漂浮在空气中,屋子里弥漫着旧时的味道。他看见她像一只蝴蝶一样飞进来,一如多年以前,她朝他露出笑脸。

好久不见,他说。

她眨眨眼,如同剧本上写的那样皱起眉头,露出疑惑不解的眼神,自然而又熟练的开口,仿佛说出的根本不是安排好的台词。

“好久不见――为什么要这样说呢?”

她说。

“亲爱的,难道我们的心不是一直在一起吗?”

无题

写在前面:为了庆祝《配角》拖更一个月,也算是完整一下我昨天的梦,摸个真人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香蜜彻底杀青那天,导演请剧组聚餐。当杜雨宸裹着厚厚的羽绒服,从片场匆匆奔向导演的顺风车的时候,突然十分羡慕那些提前杀青的演员。

车上除了导演,只有她和罗云熙两个人,于是她也就没在乎形象,窝在车上伸了个懒腰,整个人蜷缩起来想眯一会儿。

“邝总,枕着这个舒服点。”

是罗云熙递过来一个U型枕。

“谢啦,殿下。”

她接过来,调整到足够舒服的姿势,闭上眼睛。

邝总这个名字,最开始就是罗云熙先叫的。本意是“邝总管”的意思,后来慢慢在组里传来了,她也就听习惯了。就好像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也习惯叫他殿下一样。

杜雨宸其实没有睡好,偏偏司机刹车时也没有十分温柔,于是她立刻条件反射一般睁开了眼睛。然后在罗云熙替她拉开门的时候,毫无知觉的把脖子上的U型枕一起带下了车。

直到她坐在座位上以后,才发觉脖子上怪怪的。她环顾四周,身边挤满了剧组的人,而罗云熙坐在隔壁桌的对面,刚好对上她的视线。

她喊。

“哎…!”

她看见他脸上有了笑意。

“哎…!”

她又喊了一声,也不知道他听见没有,只能看见他笑意更深。

“哎…哎呀!”

杜雨宸一连喊了三声,最后放弃了和罗云熙隔空喊话的想法。低下头掏出手机,点开微信,点开第一个对话框,她噼里啪啦打下一行字。

『罗云熙罗云熙罗云熙。』

几乎是下一秒,她就看见了他的回复。

『我在我在我在。』

『你的U型枕在我这里!人太多了,吃完饭我还给你!』

杜雨宸把脖子上的U型枕摘下来,看见对面的罗云熙抬起头,她赶紧把它拿起来晃了晃。

对方正在输入中。

『不用,一会儿我来娶,你好好吃饭,多吃点。』

『殿下还没喝酒就醉了?哈哈,字都打错了。』

杜雨宸打下这句话的时候,怎么也没想到,几个小时后,喝醉的人会是自己。

酒过三巡,人都走的差不多了。离开的人和杜雨宸打招呼,杜雨宸只记得自己好像要等个人,于是就抱着U型枕开始胡言乱语。

“今天…杀青…开心!”

有人要抢她怀里的U型枕。

“不、不给。这是殿下的…”

她突然感觉眼前多了一个黑色的东西,那个东西把她和U型枕一起拥入怀中,紧紧抱着。

她踮起脚尖,摸摸他的头,又回抱住他。这是杜雨宸对于那天聚餐,最后的记忆。

很久以后,她才知道,那天那个黑色的东西,是罗云熙的羽绒服。

念白出自的歌是《有仙名不腐》。\nbgm是《可念不可说》。\n《有仙名不腐》是晴凉不腐x祭璃雪的同人歌曲,我从小就很喜欢的歌。《可念不可说》是太子妃升职记里的,我也很喜欢的一部电视剧。

总结。

填卷人:洛沫。

二零一八九月总结。

1.本月最常去的发文处是?

老福特。

2.本月共写了多少篇文章?约多少字?

五篇。算了一下,四舍五入一万字。

3.本月写了几个不同的同人?

大概只写了玉露。

4.本月是否有开新坑?是怎样的题材?

《配角》

一个高中AU同人。

5.本月最喜欢的一篇作品?

玉露-《不负》咿呀柚子茶。